文學賞析

李俊才——家園

    發布時間:2019-07-23        

那些可圈可點的記憶

在日子的背后

刻下了一串深深的足印

像祖父的手杖長久的駐足大地之上

一串排列有序的省略號

有笑著的無奈

有流著淚的深情

 

是留給這片土地的索引嗎

亦或是留給我的

 

相信北方   相信北方的故鄉

相信北方的這片土地

相信祖母背后的背簍

相信祖父老式的吱呀吱呀轉動著的獨腳車千里遷徙  向北向北

獨腳車上有父親

母親呢  母親在獨腳車停下來時的我的故鄉

 

祖父不懂風水   祖父懂土地

祖父知道  大片大片的雜草與蘆葦之下

是黑黑的  黑黑的礦藏一樣的土地

祖父笑了  祖母笑了

家的溫度  故鄉的溫度

其實就是裊裊升騰著的炊煙的溫度

那時的炊煙

就是一朵朵升騰著的祥云

 

從一個家到一個村莊

有裂變  更有包容

有田埂般方方正正的經緯

有縱橫交錯的生命的支流

生命與生存的善待

在傳說里依舊溫暖

就像祖父的獨腳車

就像祖母的小背簍

成為了一個家的秘史與開篇

也成為了我生命里久久揮之不去的

淚水與莊嚴

 

從一個村莊到一座城

該有怎樣的裂變與包容

一個農民的孩子

對瞬間變換的燈光

有著天然的無法抵御的誘惑與欣賞

對著高聳的水泥的冷冷的色彩

有著本能的敬畏與茫然

當某一天或某一天傍晚

觀夕陽西下或自高處俯瞰

那片盛開著好看的鮮花和綠綠的草坪

那片不在生長糧食和蔬菜的土地

那片幼時抓一把土就能敷在流血的傷口之上的

那片純凈的土地

他的夢里該是怎樣明暗交錯和色彩斑斕?

 

該說的都說了

能說的都說了

我不知道能給子孫留下什么

或許就像此刻的我

擁著詩歌與夢想入睡

或者時常念起祖父祖母

甚至和祖父祖母一樣要出遠門時

害怕水土不服

順便抓上一把故鄉的泥土

千里遷徙  向北向北

我不知道   北方

還會有我的北方嗎

熱點新聞

极速时时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