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互聯網+”助力垃圾分類還需政府援手

    發布時間:2019-08-05    文章來源: 人民網    

“互聯網垃圾回收企業被陸續淘汰,與生活垃圾本身的屬性密切相關。垃圾首先是污染源,其次是一種價值為負的商品。垃圾的首要屬性是污染源而非資源。因此推行垃圾強制分類,不分類還要罰款才具有合理性。”

從2019年7月1日起,上海正式進入生活垃圾強制分類時代,居民“任性”倒垃圾最高可罰款200元。隨后,北京、鄭州等城市也紛紛提出,將盡快實施垃圾強制分類,呼吁了20多年的垃圾分類措施將在全國范圍內先后落地。但是對于互聯網回收企業來說,這能否成為行業突圍的新契機呢?

我國“垃圾圍城”現象嚴重。2017年,全國202個大中城市生活垃圾產生量超過2億噸,僅北京就有900多萬噸。隨著互聯網的蓬勃發展,“互聯網+回收”一度成為創業的熱點。比如杭州就有幾十家企業涉足互聯網回收,規模較大的就有十幾家。

不過,創業熱潮來得迅猛,經營不善也困擾著互聯網回收行業。2015年誕生的“閑豆回收”,早已放棄個人用戶并只對商鋪提供服務,收集高價值的紙板等廢物;“9貝殼”自誕生之日起便持續虧損,一年后便倒閉了;曾在全國廣泛鋪開、估值一度高達150億元的“小黃狗”被曝出欠薪、資金凍結、機器損壞等負面新聞。

其實,互聯網垃圾回收企業被陸續淘汰,與生活垃圾本身的屬性密切相關。垃圾曾被稱為“放錯地方的資源”。垃圾確實有資源的屬性,需要強調的是,垃圾首先是污染源。從環保角度看,垃圾是對生態環境造成污染的物質;從經濟學角度講,是一種價值為負的商品。垃圾的首要屬性是污染源而非資源。因此推行垃圾強制分類、不分類還要罰款才具有合理性。

垃圾確實能轉化為資源,但垃圾天然具有非標準、低價值的屬性。而且一個有效率的垃圾回收線上平臺及物流系統,需要回收人員能在20分鐘左右就上門服務,或在某個預約時間上門服務;還要有可以暫時存放垃圾的中轉站,以及運輸車輛等。就如快遞的貨物是從總倉到分倉再到配送系統,垃圾回收正好是快遞物流的“逆向”系統,從收集系統到中轉再到集中處置。由于垃圾本身具有低價值屬性,回收人員上門回收一袋垃圾,一個訂單很可能只有幾元錢,收益很低但運營成本卻很高。且不說在大城市里的人工成本,光是在1500—2000戶的居民集中地區,就需要建設一個垃圾暫時存放、再分類的中轉站,城市地價高、審批難,周邊居民也不愿意把中轉站建設在自家附近。于是,有些回收企業就采用租用車輛停在小區里的辦法來解決中轉問題。這樣一來,租車和停車費用都不便宜,長期運行下來發現,這種方法成本也太高,難以為繼。

利用互聯網進行垃圾回收,可以更有效督促居民進行垃圾分類,并在后續垃圾處理過程中更好地做到環保、循環利用。建設一個網上的回收流量“入口”容易,線下的難題卻不少,如管理方式、運營成本、服務質量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垃圾、污水處理等環保項目本身具有公益性,政府應統一規劃和建設垃圾收集、轉運的基礎設施,建立統一的標準和有效的數據體系,讓生活垃圾分類、互聯網回收的道路走得更順暢。

熱點新聞

极速时时官网